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夏员外咬紧了牙关依依不舍地放弃了另外两个问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06 16:33
 
    李鱼根本就没正儿八经做过一次的采蜂人职业就此失去了,看管师傅那副紧张模样,是绝不敢把这尊大神收入门下,叫他跟自己养蜂为业的。
 
    李鱼其实根本没有任何神通在身,可他的名字却在利州不断地传播,不知有多少达官贵人都想结识他、甚至巴结他,一时间李家的陋宅可谓是谈笑有鸿儒、往来无白丁,每日里车马不绝,搞得里正老爷都准备向都督府请一笔款子,扩修李鱼家那条巷弄了。
 
    李鱼一直梦想着赚到足够多的钱,让母亲在自己离开后可以衣食无忧,不曾想无心插柳,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达成了。他成了许多贵人、富人的座上宾,数不清的达官贵人不惜重金请他为自己卜算前程命运。
 
    现在李鱼只要张张嘴,信口胡诌几句,甚至他一句话都不说,只要故作高深地笑一笑,都有人奉上大把银钱,同时也自有聪明人为之做出无数种解读,并且在随后的发展中“印证”他的话。
 
    当袁天罡陪着一路慢腾腾地逍遥快活着的荆王即将抵达利州的时候,李鱼已经成了利州尽人皆知、名声显赫的第一传奇人物,就连在巴蜀一带颇孚人望的袁天罡也不能望其项背了。
 
    毕竟,袁天罡在巴蜀的时候,是火井县的县太爷,是行政官。他不可能整天穿官衣、戴官帽,跑出去装神弄鬼地给人卜算前程,没有包装运作,他的名声在坊间传播的自然也就不够响亮。
 
    李鱼虽然也没有经过刻意的包装,但他有闲功夫啊!何况,李鱼虽然自问没什么商业头脑,但是简单的一些包装他还是会的,于是他的院子里就多了一张茶桌、几张条凳,还有一套茶具。在他门后,放着一个药篓,还有一个药锄。在他床边墙上,则挂了一管竹箫。
 
    现在李鱼没事的时候,就喝喝茶、采采药,修竹林里吹吹箫,过得无比惬意。虽然,他根本不懂什么茶道,也根本不认得几味草药,他药篓里经常采回来的是些蘑菇、野菜和竹笋。至于他的箫,大家只见过他手持竹箫,步姿优雅地步入竹林,却从未有人听过他的箫声。
 
    李鱼,已经成了一个传说,他的箫声,更是传说中的传说……
 
    *********
 
    一辆油壁车,四匹青骢马,风尘仆仆地停伫在都督府门前。
 
    武士彟携同两子、三女以及夫人杨氏迎出了大门。
 
    墨白焰躬身掀开车帘儿,杨千叶一袭鹅黄衫子,衬得人比花娇,娉娉婷婷地从车上走下来。
 
    此时的杨千叶,瞧来全无半分武人气质,雾寰云鬓,头上金步摇,一袭鹅黄衫子,两弯似蹙非蹙的笼烟眉,一双似喜非喜的含情目。娴静似娇花照水,行动如弱柳扶风,瞧来楚楚可怜。
 
    杨夫人并不认得杨千叶,她年少时其实与杨千叶所冒充的那位杨家女孩的母亲关系亲密,二人虽然差着一辈儿,但年岁相当,所以经常腻在一起,摘花扑蝶、抚琴弄乐。
 
    后来她那闺中腻友生下了女儿,杨夫人倒也见过两面,但最后一面时那孩子也才两岁,如今长成大人,她还如何认得。只是事先已经知道杨千叶就是当年见过的那孩子,想到她早逝的母亲,杨夫人心中一软,眸中先就漾起了泪花儿。
 
    杨夫人快步上前,颤声问道:“你是千叶?”
 
    杨千叶眸中也漾起泪花儿,上前两步,扶住杨夫人的手臂,颤声道:“本家姐姐?”
 
    杨夫人泪花儿滚滚,一把抱住杨千叶:“苦命的妹妹啊,姐姐终于看到你了!”
 
    两个人抱头痛哭,武元庆、武元爽还有武顺兄妹站在旁边,也陪着做出一副悲戚的表情,只是这三兄妹都未成年,压根儿就没经历过隋室巨变,颠沛流离的一幕,根本体会不了她们二人的感情。
 
    至于武家二小姐,如果连两个哥哥也算上,排行第四的华姑,就更加的理解不了母亲与小姨抱头痛哭的感情了,她在一旁转悠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,完全进入了看戏状态。
 
    杨夫人和杨千叶抱头痛哭了一阵,这才缓缓放开怀抱,为她介绍站在一旁的武士彟:“妹妹,这就是姐姐的丈夫,利州都督,姓武,名士彟。你不是外人,叫姐夫就好。”
 
    杨夫人又对武士彟道:“老爷,这就是妾身和你说过的族妹千叶,此番从钱杭辗转而来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凝睇了武士彟一眼,盈盈地福了一礼,含羞低头:“千叶见过姐夫!”
 
    武士彟忙虚扶一把,哈哈笑道:“自家人,何必拘礼。元庆、元爽、顺儿、华姑、秀姑,你们快上前见过姨娘!”
 
    武元庆、武元爽、武顺和华姑一一上前,拜见小姨。武家最小的娃娃秀姑由奶妈子牵着小手儿,也向杨千叶奶声奶气地唤了一声“小姨!”
 
    “哎呀!小家伙真可爱!”
 
    杨千叶泪痕未干,瞧见粉妆玉琢的小秀姑却也是笑逐颜开,忙袖中一摸,取出一方福字美玉,顺手挂在了秀姑颈上,笑道:“小姨送你的,喜不喜欢。”
 
    秀姑摸着颈间美玉,脆生生地道:“喜欢!”
 
    武元庆瞧那美玉质地纯透、玉质温润,心中嘀咕:“娘说这远房亲戚投亲靠友来的,原以为她落魄之极,看起来还有些家底,倒不是个来我家吃白饭的!”想到这里,对这位出手大方、貌相又美的小姨,便多了几分好感。
 
    武士彟哈哈笑道:“好啦,都不要在门口站着了,来来来,咱们回府!”
 
    当下一大家子人,在侍卫簇拥下,回转府中。武士彟走在前面,杨夫人挽着族妹杨千叶的手步行于后,二人一边走一边低声谈话,二人都是修长的身材、修长的颈项,低头悄语时,恰似一对优雅的天鹅交颈一般,好一双美丽的并蒂莲华。
 
    杨千叶缓缓入府,此时武府依旧戒备森严,明里暗里常见武士形踪,杨千叶看在眼里,暗暗冷笑:“任你是铜墙铁壁一般所在,本姑娘还不是顺顺当当地走进来了?李鱼?听说此人能掐会算,我倒要瞧瞧,他有没有那个本事,识得破本姑娘的真正面目!”
 
 第048章 此景很入诗意
 
    “你不必说了!”
 
    李家院子里,李鱼坐在茶案后面,淡定地看着面前那位身穿铜钱纹员外袍的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,这位富家翁是听闻了李鱼的大名后,从义清府风尘仆仆赶来的,名叫夏雨。
 
    李鱼瞟了夏员外仿佛身怀六甲的腰围一眼,淡淡地道:“你想问的不少啊,一问子嗣、二问前程、三问寿元。李某一日只算三卦,每卦只对一人,一人只问一个问题。说吧,你到底是要问子嗣还是问前程,亦或问寿命呢?”
 
    夏员外大惊失色,微微欠着身,向李鱼翘起大拇指:“先生当真奇人也!夏某尚未开口,先生便一目了然了!”
 
    李鱼微微一笑,一目了然倒是未必,不过回档一次的话,想不知道也难。他能洞烛先机,当然是回溯十二时辰的结果。
 
    没完没了地回溯时光,一遍遍重复见过的人、说过的话、经历的事,李鱼觉得很腻味,所以才定下了一天只卜三卦的规矩。
 
    饶是如此,他也不打算当一辈子神棍,未曾回溯时光时,他觉得这很神奇,真的身临其境后,他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多无聊,所以他打算赚足了钱就远走高飞,那件神奇的法宝就只用来保命好了,他不打算一直这样活下去。
 
    不过,赚多少才算赚足了钱呢?李鱼现在已经赚了很多钱,足以让他母亲有一个优渥逍遥的晚年。
 
    可他此时就像一个炒股的股民,眼看着那股票不断上涨,虽然只要即时出手落袋为安,就有大笔的进账,但他总是盘算着,再涨三毛钱,赚一个整数就出手!再涨两毛钱,把之前的某笔亏损抵销就出手,再……
 
    李鱼如今就有点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,每天一睁眼就有人巴巴地送钱上门,一时间他真不舍得走,反正连大年都还没过,且再捱上一段时光,钱嘛,多多益善,谁还怕它咬手不成?
 
    眼前这位夏雨夏员外,就是在回溯十二时辰后,再度遇他“初相逢”,所以李鱼才能清楚地了解到夏员外的想法。
 
    夏员外被李鱼一口点破心事,登时诚惶诚恐起来。赶紧一挥手,他身后四个青衣小帽的家仆,各自手托一个托盘,正站在那里,一见员外挥手,马上举步上前,并排站在李鱼面前。
 
    夏员外伸手扯去托盘上的红绸,就见四盘子金饼,摆放得整整齐齐,阳光一照,金光灿烂。李鱼早见过一回了,所以连眼皮都没抬,只是微微一笑,道:“还是只能问一个问题!”
 
    夏员外蹙起眉来,一脸难色,犹豫挣扎半晌,才从三个问题中选择了一个他认为最重要的问题:子嗣!
 
    香火传承、子孙繁衍,当然是最重要的事,那是他生命的延续啊!如果赚来一座金山,没个子嗣传承,又有何用?如果自己长命百岁,却无子孙承欢膝下,百年之后,还不是一场空?
 
    所以,夏员外咬紧了牙关,依依不舍地放弃了另外两个问题夏员外咬紧了牙关,依依不舍地放弃了另外两个问题,向李鱼拱手道:“既然如此,夏某想向先生问一问子嗣。”
 
    李鱼已然听他说过一遍,而且上一次因为全然不知此人底细,李鱼猜错了多次对方的情况,而被夏员外一一用真实的情况驳了回来,最后更因此断定李鱼是个骗子,愤愤然的拂袖离去,如今自然不会再出现那种情况。
 
    李鱼抿了口茶,屈指掐算了一下,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屈指掐算,但学得倒也有模有样。
 
    李鱼算完了,手往膝上轻轻一搁,淡然道:“员外如今有十六房妻妾,只生得五女,无子,对么?啊哈,原来还有第十七房妾室,应该也是这个月纳入府中吧?”
 
    夏员外大惊,对李鱼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,他可是从义清突然跑来的,这是与李鱼头一回见面,李鱼不可能有时间去打探他家的底细,所以人家一定是自己掐算出来的,这等神通本领,若是为他指点迷津,还怕不能有了子嗣?
 
    夏员外颤声道:“正是!老夫妻妾成群,却无一子继承家业,着实令人苦恼哇!这些年来,老夫修桥补路、赈济乡里,好事也做了许多,可老天还是不肯赐我一个儿子,还请先生指点迷津。”
 
    李鱼微微一笑,向他招手道:“俯耳过来!”
 
    夏员外赶紧趋身向前,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都抵在桌沿儿上了,双手扶着桌子,才勉强弯下了腰,把耳朵凑到李耳嘴巴前边。
 
    李鱼压低了声音对夏员外道:“你个蠢才!家里‘肥田’千顷,枉你日夜‘耕耘’,偏偏一无所出,你还不知其中道理吗?”
 
    夏员外被他一骂,却是半点也不敢着恼,喘着粗气道:“正要求先生指点。”
 
    李鱼半掩着嘴巴,小声道:“你将要纳聘的第十七房小妾年方十三,是吧?”
 
    夏员外如小鸡啄米一般,连连点头:“正是!正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