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陈飞扬多少识得几个字便给李鱼充当了狗头军师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06 16:33
  李鱼道:“小姑娘天葵初至,身未长成,还是一朵花骨朵儿,如何为你生儿育女?你之前纳的那些妾室,年纪也都不大……,罢了,已经聘进门儿的也就算了,这第十七房,你无论如何一定不要纳进府中,还有,已经给予人家的纳聘之礼也莫要索回!”
 
    夏员外连声道:“是是是,就这样,就可以了吗?”
 
    李鱼忽地想起郭怒向他推销表妹非非的事来,忙忍住了笑,一本正经地道:“李某告诉你三件事,你一一照办,不但可以有子,而且可以开枝散叶,多子多孙,保你夏家子孙满堂!”
 
    夏员外喜不自禁,连声道:“先生请讲,老夫铭记于心!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第一,你若纳妾,切记要挑那双十年华以上,死了丈夫的寡居妇人,最好已有子嗣的,千万不要再挑那些豆蔻娉婷十二三的小姑娘。但是切记,不可虐待了人家前夫的孩子,否则有伤天和,上天必降罪于你。”
 
    夏员外连连点头:“老夫记下了!”
 
    李鱼又道:“这第二桩,你家府前,可是有片小湖,周边长度,约有十里。府后有山,高约两千步!”
 
    夏员外道:“正是!先生神算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打断他的话道:“你府后有山,那是靠山。府前有水,那是财源。但这山水,可不仅仅是你的富贵权柄,同样与你子嗣传承大大地有关。你回去后,一日绕湖踱步,早晚各一。一日攀那后山,一日一次。如此循环反复,除非风雨阻碍,不可停歇。”
 
    夏员外身材痴肥,最怕运动,听到这里不禁面有难色,但是一想到那山水不仅是他的富贵来源,也是他的子嗣保障,便把牙根一咬,道:“依得依得,老夫一定照办!”
 
    李鱼微笑道:“这第三么,你那些妻妾,可多给她们吃些含碱的食物。蔬菜、水果、乳类、大豆和菌类食物,诸如莼菜、瓠瓜、蘑菇、茼蒿、猕猴桃、柿子、桑葚、栗子、杏仁等等!”
 
    夏员外苦苦记忆,把蔬菜、水果、乳类、大豆和菌类这几样牢牢地记在心头。
 
    李鱼心想:“这厮既然能生女儿,自然就能生儿子,只是凑巧一连生了五个女儿罢了。我叫他多多运动,保持健康,再让他的妻妾多吃些碱性食物,调和一下体内的酸碱度,生子的机会便大增,却也不算骗他!助人为快乐之本嘛!”
 
    *********
 
    都督府上,杨千叶已被安置于西厢客房三天,三天下来,与杨府上下已是混得熟了。
 
    此时,因为安全问题被父亲禁足府中的华姑闲极无聊,正跑到西厢与杨千叶聊天。
 
    近看淡黄、远看泛绿的一席蔺草榻子,散发着清新的植物味道。
 
    华姑蜷腿坐在榻上,杨千叶盘膝坐在对面,两人中间放着一口荷叶纹的圆水坛子,坛中一汪清水,几尾金鱼摇头摆着,还有水草在清澈的水中轻轻铺展。
 
    二人坐在榻上,都未簪发,在家里安闲的很,长发披肩,轻衫一袭。
 
    软榻外就是两道障子门儿,左右拉开,院中阳光普照,草木青葱,湖石涌泉,再配上这一大一小两位姑娘恬美的侧身剪影,此景很入诗意。
 
    “小姨,为什么你叫千叶呢?”
 
    华姑一双点漆的眸子,好奇地看着杨千叶。
 
    杨千叶露出缅怀的神情,幽幽地道:“小姨是秋天生的,我出生的时候,父亲看到深秋时节,杨树千叶,叶叶游离,于是便为我取名千叶。谁晓得,我的命运,当真如那离树的秋叶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黯然一叹,微微望向庭中。那灿烂阳光下的优美景致,让她萧索的心情顿时淡了许多。
 
    华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:“小姨的名字好美,也好有意义!嗯,我将来的名字,一定也要有很特别的含义才成!”
 
    杨千叶听着她孩子气的话,不禁展颜一笑,正要打趣她几句,墨白焰轻手轻脚地进了屋,远远向二人欠了欠身,和声道:“姑娘,都督老爷和夫人邀请姑娘同游剑阁古栈翠云廊。”
 
    华姑一听,赶紧扶膝站了起来,雀跃道:“阿爹阿娘要出游么,我也要去!在府上这几天,快要闷坏了。”
 
    墨白焰笑道:“二小姐想要同去,小人可做不得主!”
 
    华姑迫不及待地道:“那我去跟阿爹讲!”
 
    华姑趿上鞋子,兴冲冲地跑出去了。
 
    杨千叶扭头看向墨白焰:“姐姐、姐夫邀我游翠云廊?”
 
    杨千叶略一沉吟,唇边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:“很好!我去跟姐姐说说,邀上那位奇人李鱼吧!”
 
    墨白焰登时一惊,他虽一身武功出神入化,但是毕竟只是人间技能,对于能窥测天机的奇人,同样心怀敬畏,这一点并不比坊间百姓强上几分。墨白焰马上道:“姑娘,那李鱼能上窥天机,只怕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淡淡一笑,道:“放着这样一个人在旁边,而不知其底细,我心中才更加的不安。放心吧,天机不是那么好窥测的,否则他也不会定下一日只卜三卦的规矩,我想,他总不至于一见我面,便来掐算我的身世来历吧!”
 
    墨白焰还想劝阻:“姑娘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打断他的话,柳眉一剔,淡然说道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!墨师勿需多虑!”
 
 第049章 男人本色
 
    李鱼助人为乐,果然收获了助人的快乐,四大盘子纯度极高的金饼已经递到了他的面前。李鱼自然是不会伸手的,陈飞扬和狗头儿两个人马上识趣地上前,双手接了过去。
 
    陈飞扬和狗头儿是坊间的两个闲汉,平日里靠打些零杂,赚些小钱度日。若是能攀上个有钱有势的,做了人家的帮闲,那就是他们相对稳定且有前途的工作了。
 
    他们和李鱼本就从小相识,以前的交情也不错,如今李鱼发达了,身边确也缺少两个跑腿答应的小帮闲,于是双方也没有明确地说什么,不知不觉,这两人就顺理成章地扮起了他的帮闲。
 
    夏员外把重金交付给李鱼后,便千恩万谢地告辞离开了,夏员外抱着他的大肚腩上了车,犹自闭着眼睛念念有词,生怕把李鱼告诉他的“生子三定律”给忘掉:“娶寡妇爬山,吃蔬菜水果、牛奶豆腐还有蘑菇……”
 
    夏员外一路念念有词地去了。陈飞扬和狗头儿则把金饼送进房去,交给潘氏保管,潘氏是小李神仙的娘,如今自然是不用再去武家打工的。
 
    李家这套宅子,如今也还是原来那副模样,只是房中置办了三口很结实的加了四道铁箍的大箱子,用来储放值钱的物件儿。
 
    依照李鱼的说法,纵然富贵了也不能忘本。其实他是不想花那冤枉钱,反正赚够了本儿是要一走了之的,修什么房子,更不用换了。但如此行径看在旁人眼中,却自然更加觉得这是高人风范。
 
    至于陋居的安全性问题,李鱼也不用做太多考虑,如今利州城里谁不知道小李神仙神通广大,已把他传得呼风唤雨、撒豆成兵、无所不晓、无所不能了,哪有什么蟊贼鼠窃之辈敢打他的主意。
 
    就连陈飞扬和狗头儿也是一向规规矩矩的,虽然看着那金饼子眼馋,却也不敢趁着进屋的当口儿偷拿一块。
 
    陈飞扬和狗头儿把金饼子交给潘氏,便又回到李鱼身边,情知李鱼赚了这么一大笔钱,回头少不了他们的分润,便也格外地亲热起来。
 
    陈飞扬多少识得几个字,便给李鱼充当了狗头军师的角色,手里捧着几分泥金、绯色、隐隐还有芬芳香气的贴子,一脸神秘地对李鱼道:“小郎君,这几分请柬,你……亲自看看?”
 
    李鱼瞧他一脸诡异,情知必有缘由,便把请柬接了过来。贴子很精致,贴上的字迹也娟透,一看就是女儿家的笔迹。李鱼嗅了嗅那柬上的芬芳,顺手打开一份,字迹虽是繁体,他不会写,却能认得。
 
    李鱼看了看贴子,点着署名问道:“这位燕双飞燕姑娘,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狗头儿不识字,帮不上大忙,但一听这名字却抢上前来,道:“双飞姑娘?我知道,我知道,她是城北燕员外家大小姐!”
 
    “燕员外?”李鱼小时候走街串巷,对本城的富有人家确也知道一些,听他一说,隐约记起,疑惑地道:“燕家大小姐,找我作甚?”
 
    陈飞扬陪笑道:“还不是听了小郎君的本事,想请你代为卜算。女儿家么,问的十有八九必是姻缘。愿为晨风鸟,双飞翔北林,听说这位燕家大小姐诗画双绝,甚有才情,嘿嘿嘿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摇摇头,道:“此等闲事,懒得理会。反正她爹燕员外,定会为她择个门当户对的人家。”
 
    李鱼把贴子甩回陈飞扬怀中,又拿起一份,请柬上首还贴了五瓣鲜花,异常的艳丽。李鱼把贴子打开,见那署名为“黄鹂儿”,李鱼拈了拈贴子道:“这黄鹂儿又是何许人也!”
 
    狗头儿赶紧又凑上来:“这个我也知道,她是城南俏春阁的当家头牌红姑娘。”
 
    李鱼怔道:“青楼女子?她也要请我卜算婚姻?”
 
    陈飞扬笑道:“自然不是!小郎君,这位黄鹂儿姑娘,是要请小郎君你为她开光的。”
 
    李鱼瞪大了眼睛,奇道:“她又不是店铺开张,开的什么光?”
 
    陈飞扬一脸促狭的笑意,道:“嘿嘿!小郎君,明知故问了不是?黄姑娘虽然不是开店铺的,却也一样是做生意的,谁不想财源广进、宾客如云呐?”
 
    李鱼不想忽悠那良家姑娘,这等便宜钱财却不禁动了心,瞟他一眼道